手握18亿现金,辅仁药业号称要分红6000万却取消了……

创业故事 阅读(1271)
澳门百家乐官网

  花朵财经2天前我要分享

  今年A股药企奇葩多,简直颠覆了人们平时“药企多白马”的良好印象。而历数近几桩药企爆出的大雷,无不和一个“假”字有关你的现金能不翼而飞,我的存货就能是虚增的,你能让销售收入占比超50%,我能迅雷不及掩耳地前缀挂上ST……

  但是其它药企的这些腌事儿假归假,好歹通常也都算是一个“局”,但像今天要说的辅仁药业这件事,它就连一个局也不是,而是一个大写的字

  i1.go2yd.comimage.php?url=0MhTUwVlqV

  01

  铁公鸡忽然要分红6000万,却忽然宣布取消

  大家应该对641先生2017年初批评“A股铁公鸡”还记忆犹新吧,要说铁公鸡,辅仁药业当仁不让,除了641先生放言后,也就是2017年的股息分红了一次,其它年份从未分红。

  今年,辅仁药业一开始是宣布要分红了,投资人们原本以为铁公鸡彻底转性,还挺高兴的。

  直到上周一,辅仁药业还发布了《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宣布其分红方案正在进行中,按照2019年5月20日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利润分配方案,以公司总股本为基数,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1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约6271.58万元;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除权(息)日为7月22日,现金红利发放日为7月22日。

  但7月19日早间,辅仁药业因重要事项未公告临时停牌。

  重要事项未公告?能是啥事儿呢?

  没有人能料想得到,辅仁药业简直是在憋大招,那一天,数年来A股多家医药公司的不靠谱精神在它身上灵魂附体,当晚,辅仁药业就秀出了A股市场上前所未有的骚操作!

  取消分红!!!

  i1.go2yd.comimage.php?url=0MhTUwsAkc

  辅仁药业19日发布《关于调整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暨继续停牌的公告》称,《调整公告》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

  如果花朵财经(F-Finance)没记错,尽管大A股无奇不有,出尔反尔的事儿不胜枚举,但连分红都取消的事儿,辅仁药业这还真是A股第一遭。

  到底咋回事?

  02

  一季度末货币资金18.16亿,连发控股股东资产冻结公告

  请注意,辅仁药业绝不会愿意在分红这件事上忽悠投资人。

  因为这对于上市公司的信誉简直是致命性打击,不仅会导致股民信心动摇,还一定会收到交易所问询函(确实也收到了,题中应有之义,咱就节省篇幅不说了),而且企业的上上下下关联方都会对公司产生莫大的质疑。再而且,这件事本事已经涉嫌虚假陈述,最严重的后果是退市……

  总之,按照常理,辅仁药业绝不会有意忽悠。所谓“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又是因为什么?无力分红。

  再回头看一下《调整公告》,辅仁药业的原话是,因“资金安排问题”而取消分红。说白了,压根拿不出6000万来。

  然而,根据辅仁药业今年的一季报,截至2019年3月31日,辅仁药业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

  这下问题就严重了你原本是应该有钱的,钱抛洒到哪儿去了?

  投资者们郁闷之余,想起这俩月辅仁药业本来就发布了一连串的“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根据与《调整公告》同日发布的冻结公告,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辅仁药业的无限售流通股及限售股依次进行了轮候冻结。

  通常轮候冻结只说明一件事:大股东的外债还不上了。

  i1.go2yd.comimage.php?url=0MhTUwFvb9

  这下子,很多人不由得提出了质疑:一季报上显示辅仁药业有18亿多现金,这6000万分红发不出来,是不是钱被大股东挪用了?

  根据财报,辅仁药业母公司其他应收帐款5.7亿元,其中应收股利就有3.53亿元,超过一年未上交的利润有2.53亿元,也就是说,辅仁药业的子公司起码欠了母公司5亿没上交。

  2018年年底,公司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 29.31亿元,其中,应收账款28.38亿元。这个数字非常庞大,它占了2018年辅仁药业营收的接近一半。

  辅仁药业不是不赚钱,它的子公司是一直在赚钱的,只是这个钱不知到底落在了谁的口袋,总之是没往上市公司体系里交。

  子公司该交的钱没交,但与此同时公司债务却在增加,2019年内必须要还的钱(流动负债)就有24.88亿元,而前面也说了,辅仁药业账上现金就只有16亿。

  03

  实控人朱文臣曾涉P2P

  辅仁药业的实控人朱文臣,在河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曾经荣为河南首富。

,是2016年被下属邱云樵的妻子武娇娇实名举报辅仁集团对价超过78亿元的开药集团注入辅仁药业借壳交易一事,在这起实控人向上市公司注入资产的事件中,朱文臣被质疑虚增资产、虚报利润、偷漏税款、涉嫌超生、洗钱、侵吞国有资产等多项罪名。

  武娇娇的丈夫邱云樵曾经为朱文臣立下汗马功劳,追随朱从式微到崛起,曾经在辅仁药业并购宋河酒厂一役中起到关键作用,最后却身陷囹圄。

,此事花朵财经只复述了与本文有关的部分,其它剧情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问问度娘。

  楼上这几段的关键词是宋河酒厂,宋河酒厂是辅仁集团资产并购、由弱到强的经典一役。

  不过,在被辅仁收购之后,“东奔西走,要喝宋河老酒”的知名广告语渐悄然,宋河酒厂在金融方面却动静不断。一位不愿具名的原金融业从业人士告诉花朵财经,“据我所知,宋河酒厂是辅仁集团获取资金的重要入口,从2012年到2015年,宋河酒厂在本省至少7家银行有借款。”

  而根据P2P网站短融网显示,2016年1月,曾获得知名上市集团企业辅仁集团的3.9亿B轮融资,辅仁集团持股比例达40%,成为短融网最大股东。

  2018年8月9日,短融网运营主体(久亿恒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原股东河南辅仁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民峰实业有限公司,朱文臣也退出高管名单。随后短融网开始出现逾期。

  分红取消+股份被轮候冻结+曾涉足P2P+子公司盈利欠奉,这几件事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关联?目前不得而知。花朵财经多次致电辅仁集团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邱云樵锒铛入狱前,在法庭自述的由头是2010年,朱文臣为了挽救彼时辅仁集团岌岌可危的资金链,给员工20%融资额的巨额奖励。邱因此被奖励了800万元,此事却成了后来武娇娇拼死举报朱文臣时称被朱拿捏和迫害的借口。

  不管旧事了或未了,可以看出的是,朱文臣确如坊间所言,似乎其骨子里有“狠”的因素在,对旧部的手段狠,自救的措施狠,而经历过一轮融资方面“至暗时刻”的他,对企业保持资金流的重要性应该是体会深刻的。

  眼下,很可能又到了辅仁集团最艰难的时刻,不到十年,又一波轮回。一位接近辅仁集团的人士告诉花朵财经。“这很可能是辅仁集团的关键一劫,老朱是一生功业至此休,去美国做寓公;还是再次度过这一劫,都在观望。”

  只是不知这一次,朱文臣的身边还有几个旧部。

  i1.go2yd.comimage.php?url=0MhTUwKYqg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